情感专家

娇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娇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正文第一章先下手为强[更新时间]2019-03-2021:34:26[字数]2041苏雨晴瞥了一眼手机上发来的房间号,下意识的又压了压已经很低的帽檐,低着头,眼神机警的朝着两边瞥视。 “站住。

”幽静的走廊忽然响起了一声命令,正值班的经理朝着鬼鬼祟祟的苏雨晴喝了一声。 苏雨晴心头一颤,但还是转过身,朝着经理的方向点了点头。

“你...新来的,看着你面生呢?”经理说道。

苏雨晴灵机一动,赶紧顺着说:“是...是新来的。

这是302客人说卫生间没有热水,我去看一看。

”经理半信半疑,又多瞥了苏雨晴几眼,说道:“那行,去吧。 ”苏雨晴松了一口气,赶紧小跑着离开。

她今天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来的,就是和自己的未婚夫进行一系列友善的肉体交流。

苏雨晴把手机调到静音,赶紧拿出用某种不正当手段得到的房卡,偷偷溜进了房间。 房间里遮着镀了不透光金属的窗帘,繁华绚烂的街景好似和屋内是两个世界,这里只有一片漆黑。

卧室的门虚掩着,从门缝里隐隐漫透进台灯昏黄幽暗的光线,浴室里淅淅沥沥的传出流水声,有人在洗澡。

苏雨晴悄悄溜进卧室,拿出了闺蜜给自己准备的情趣内衣准备换上。 要不说闺蜜的眼光就是独到,镂空蕾丝?轻纱?三点式?苏雨晴手里拎着两条比绳子多不了多少布料的情趣内衣久久难以说服自己换上。 这也太羞耻了!正在苏雨晴犹豫之际,浴室的水声听了下来,看来季翊已经洗完,准备擦头发了。 时间来不及了!苏雨晴赶紧穿上了暴露的情趣内衣,钻进了被子里。

她看了看手里握着的小瓶子,那是闺蜜给她带的催情剂,她把足足一瓶夜夜歌全部倒进了床头的牛奶里,准备一会儿哄骗让季翊喝下去。

刚做完这个动作,浴室门就被打开了,苏雨晴紧张的不行,赶紧用被子蒙住头,躲了起来。 隐隐约约,她耳边传来了打电话的声音,沉哑悦耳。 “行,这个标我们就不要了,城南的那块地肯定是要比城北的好上不少,只是差产业的升级和转移...”苏雨晴听着却觉得越发的不对劲,这个声音...根本就不像季翊!可是来之前她已经确认过很多次,这里就是302,怎么会出错呢?苏雨晴刚察觉出来事情不对劲儿还没来得及逃跑呢,就被裴谨言识破了藏身之处。

“谁?”裴谨言低吼一声,朝着床边逼近。

苏雨晴见光躲着也不是办法,于是主动坐起来,拽过来被子,遮盖住自己裸漏的肌肤。

“不好意思,我走错了,马上就走,马上就走...”苏雨晴人畜无害的笑着,一边干巴巴地解释,一边拉着被子就要下床,但是却不想被裴谨言一巴掌拍回了床上。

“你是什么人?”裴谨言声线沉稳阴郁,逼问起来不怒自威。 苏雨晴集中生智,为了脱身不惜胡编乱造抹黑自己说道:“啊...那个...隔壁客人点了特殊服务,我走错了。

”“那你怎么会有我的房卡?”裴谨言一边说着一边在房间里冷厉地扫了一眼,即使在昏黄的光线下,他也机敏的发现了牛奶被换过位置了。 他从床头上拿起牛奶,举到苏雨晴面前厉声逼问道:“你动过手脚了?”苏雨晴拨浪鼓似的摇头,赶紧辩解道:“没有没有没有,怎么会动手脚呢?”“那你就试一试吧。

”说完,裴谨言一声冷笑,粗粒的手掌遏制住苏雨晴的下颚,强迫苏雨晴灌下了整整一杯牛奶,动作粗暴蛮横,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别..呜呜...”夜夜歌可是催情剂中的战斗机,本来一勺就足够兴奋一晚上了,苏雨晴抱着让季翊欲罢不能的心态放了一整瓶。

这下可好了,报应在自己身上了。 药效超足,苏雨晴喝下去没几分钟,身体就开始发生变化,呼吸不自觉变得急促,身上燥热,汗涔涔的。 裴谨言嗤笑一声,声音冷冷道:“自作自受。

”像这样用些下作的手段妄想爬上他的床的人数不胜数,裴谨言厌恶至极。 苏雨晴脸颊上一片绯红色,重的像是要渗出血来,她眼底升腾起一层厚厚的水汽,遮在瞳仁上,神志也一点一点消亡,她亟亟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身高高挺,身形健硕,肩宽腰窄,只下半身围着浴巾,小腹上紧实的腹肌若隐若现。 双腿笔直修长,就连许多女生见了都要心生嫉妒。

脸部轮廓凹凸如刀削斧刻一般棱角分明,眼眸狭长,漆黑的瞳仁纵使在最强烈的阳光照射下也漆黑浑圆,不透一丝光亮。

一双眉毛斜飞向上,有刀剑一般的英气,山根笔直高耸,薄唇轻单。

性感!太性感了!一种最原始的欲望慢慢吞噬着苏雨晴的理智,蠢蠢欲动。 裴谨言伸出修长的手指,粗粒的指腹沿着苏雨晴的下巴缓缓的划过脖颈,挑开松松垮垮覆盖在胸前的被子,让苏雨晴裸露着的皮肤都暴露在他的视线之下。

“被子留下,人赶紧滚。

”他语气吊诡,咬字向上扬,不紧不慢的嘲笑着苏雨晴,向下摩挲的手指扔不停止,直到点在苏雨晴的胸腔正当间。 意乱情迷之间,苏雨晴忽然双手握住了裴谨言的手腕,压着他粗大的手掌按在了自己的胸上。

“我要...”苏雨晴干涸的声带像卡带的旧光盘。

裴谨言洁癖严重的要命,来历不明的女人他都觉得脏,他厌恶的抽回双手,向后退了一步。 苏雨晴紧追不舍,拽着裴谨言的手腕,几乎失去理智一般,主动献上朱唇不说,双手还不停在裴谨言裸露的上来回摩挲。

“嗯...”苏雨晴喉咙里不住发出沉闷婉转的呻吟,像熊熊燃烧的火焰在不断撞击着她理智发出的声音。 “恶心。 ”裴谨言狠狠地推开了主动贴过来的苏雨晴,只言两个字,眼神中透露着腻烦。

苏雨晴哪里肯轻易放弃,爬起来继续扒他的浴袍,不依不饶。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p3158.com情感专家-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