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顾颉刚史学通识视域中的经学认知探析 感情破裂图片

顾颉刚史学通识视域中的经学认知探析 感情破裂图片

(卷十一,),以不同经传之间的“阙文”“衍文”“误文”“异文”“异解”等为重点,从中归纳出抵牾之处。 他对春秋经传及《国语》的考辨意见,都集中体现在了《春秋三传及国语之综合研究》一书中。 顾颉刚以历史演进的眼光考辨经书,开启了现代学术史上的一种新的辨伪范式——将经书与历史背景相结合,相对固守经学家说、曲意逢迎甚至望文生义传统经书辨伪,无疑是一种超越,是“新史学”时期编纂中国通史的重要前提。 年代,顾颉刚受古文家章太炎与今文家康有为的影响,开始接触并了解经今古文之争。

相比章太炎、康有为的家派之学,顾颉刚则更进一步,他以“万物齐观”为宗旨,在辩证地分析经今古文两个派别优缺点的基础上,将视线一路向前延伸,追溯至经今古文之争的源头,并力图结束这一公案。

他指出:))(卷五,)(卷一,)卷四,月日,顾颉刚为《民俗》周刊作发刊词,题为《建设全民众的历史》年月日,顾颉刚在岭南大学发表了题为《圣贤文化与民众文化》的演讲,提出了“研究旧文化,创造新文化”的口号,号召在圣贤文化之外解放出民众文化。 他明确表明立场:“我们研究历史的人,受着时势的激荡,建立明白的意志:要打破以贵族为中心的历史,打破以圣贤文化为固定的生活方式的历史,而要建设全民众的历史。 ”卷二,现代通史的写作,不应该再延续传统史学正统观念,而是要尝试构建国民意识观念,改变对历史主体的认知。

顾颉刚号召打破传统通史著作中以圣贤为中心的原则,倡导建设以民众为历史主体的叙述方式,既是思想革命,也是史学革命。 ()的观点后,王守仁、袁枚、章学诚、龚自珍、章太炎等人对“六经皆史”说都有所阐释。

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顾颉刚进一步阐发,的材料来源,正如顾颉刚所说:“我们应该说一句公道话,如果没有儒家,也就没有五经,我们对于古代中国益发摸不清头脑了;五经虽然断烂,究竟还是较有系统的古史料。

”卷七,。 卷二,从继承与发展的角度看,“六经皆史料”“化经学为史料”并不是对前言旧说的简单翻版,而是顾氏在继承前人成果的基础上对现代经史关系的新阐释,扩大了现代史料学的范围。

(卷四,“二千年中,一切政治制度道德思想无不由兹出发。 故十三经者,吾国文化之核心也。 ”卷一,“故十三经者,汇合周代之文献,儒家之学说,经师之解释而成者也,中国二千余年来之文化莫不以此为中心而加以推扬,欲明了中国文化之根核者,必于此求之矣。

”卷七,“由兹出发”“核心”“根核”等词,表明顾颉刚认识到经学与中国文化之间存在紧密关系,不能因为学术上的疑古惑经而否定经学的文化价值。 年月,顾颉刚作《十三经注释说明书及整理计划》。 年,国民政府教育部史地教育委员会设立《十三经注疏》整理处,顾颉刚承担主任一职,并作《整理〈十三经注疏〉工作计划书》。

该计划书内容翔实,不但把工作时间、地点、方法、工作人员及大致所需经费都一一列出外,而且还制定了切实可行的“三步走”计划卷一,:“工作之第一步为标点校勘”,需耗时年;“第二步为编辑索引及图表”,需耗时一年;“第三步为编辑经学辞典”,主要是“综合注疏以外各时代之经学书”而成。 可以看出,这一计划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形成的,之后他便致函教育部史地教育委员会,希望能够尽早着手。

遗憾的是,顾颉刚的认真迎来的只是国民教育委员会的虚与委蛇,整理“十三经”的工作终至流于空谈。 (卷二,)虽然今文家在论证造伪时的论证材料、论证方法有不当之处,但仅就发见刘歆、王莽造伪这一问题就已经是今文家最大的功劳了,他们提出问题的价值远远高于论证材料、论证方法的价值。

换句话说,顾颉刚认为,今文经学的价值不在于它的观点正确与否,而在于它道出了经学造伪的痕迹,在于它的批判精神,“后来我编著《古史辨》,追原动机,就是南海先生这一思想的发展。 ”(卷二,)反映了顾颉刚与今文经学在疑古辨伪精神取向上的一致性。 (卷二,)特别是清代朴学家“肯就实物考察,作精密的说明;又因为好古,所以要别伪存真,不管圣经贤传都去仔细评量一回,拿从前人深根固柢的两个习性都推翻了”)。

),顾颉刚的“化经为史”,年,顾颉刚在读书笔记中这样写道:“四十年前,予奋乳犊之勇,欲彻底考论古史、古籍真伪,所否定者太多,世人遂谓予篾弃古昔,欲一切摧烧之。 其言与予怀刺谬,自谓宝爱古人遗产者莫予若也。 ”(卷十,)这段话道出了顾颉刚经学认知的特点,即顾颉刚“反传统”的经学辨伪只是表象,对经学及传统优秀文化遗产的热爱才是真正旨归。

顾颉刚“化经为史”的学术追求是破坏与建设对立统一的过程,破坏恰好就是对经学研究的一种具有现代意义的建构——将经学从“经典”导向史学,从殿堂走向民间,进而推动新史学的发展与繁荣。

从这一段话可以看出,新中国成立之后,顾颉刚继续为编纂中国通史作准备工作,不同的是,这些准备工作不再是之前的编丛书、创杂志等工作,而是从经学研究着手,在方向上有了明显的转变。

这段话中的“研究经学”,主体是“现在历史学者”,要完成的任务包括两个层面:一是在信仰层面“把孔子这个偶像和历史分家”,二是在历史事实层面变经为史,“把经学变为古代历史资料的一部分”,大致可以看出顾颉刚对现代经学研究的认知,即“现在历史学者的任务”不是在故纸堆中研究经学,而是应该在“新史学”理念的指导下,多角度多层面研究经学,为中国通史编纂打牢根基。 具体来说,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 顾颉刚对中国文化史的分期。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p3158.com情感专家-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