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天龙诀》小说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林霄小说全文

《天龙诀》小说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林霄小说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再醒来的时候,林霄发现自己被捆在一根木桩上,试着挣扎了几下,捆的还挺结实。

抬头仔细打量了一番,这是一个不大的院子,正北面有两间房,房门紧闭,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在这院子四周,摆了几个木架子,架子上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挝,镋棍槊棒等兵刃摆放的满满当当。 恩,这是个练功的地方。

正在观察之际,旁边角门方向,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从声音判断,有四五个人朝自己这边走来。

功夫不大,几人便来到林霄面前,中间一名身着锦袍的老者,上前仔细的端详了一番,轻声说道:“唉,年纪轻轻,便做下如此歹毒之事!”林霄看了他一眼,心里隐约猜到了几分,沉声说道:“老人家,你我素昧平生,何出此言?”“林二牛,你还我爹爹性命!”随着一声喊,噔噔噔一阵急促脚步声,刘子义从角门冲了过来,手里举着一柄大砍刀,照着林霄脑袋就要下手。 锦袍老者伸手拦下,沉声道:“子义,且慢!”“舅舅,仇人在我面前,我恨不得立刻就抽他的筋,扒他的皮,片刻也不想等。 ”锦袍老者道:“他林二牛虽然不仁,但我明语山庄不能不义,待喂他一顿断头饭,你再动手不迟。

”刘子义闻言,想了想也有道理,忿忿的把手里刀往地上一扔,仰天大叫:“爹,您在天之灵,看到了吧,您可以安息了。

”“你是明语山庄的邬平邬庄主吧。 ”林霄正色问道。

“恩,你认得我?”邬平显然也有些吃惊,自己早已隐退江湖多年,眼前年轻人一口喊出自己的名字,定然有些来历。 “小娃娃,你家在何处,姓字名谁?”林霄笑了笑:“我是谁并不重要,邬庄主,我知道您素有仁义之名,我想这件事您一定能秉公处理。 ”林霄这几句话说完,登时让在场众人迷糊了,邬平更是有点摸不着头脑。 “秉公处理?自古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有何不妥?”邬平追问道。 “哈哈哈!”林霄是仰天一阵大笑,笑完转向刘子义,说道:“我没有杀你爹,你爹也没死!”“呸,你个狗贼,时到今日,还在抵赖!我饶不了你,”刘子义怒火中烧,随手抄起一根白蜡棍,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林霄双膀一晃,全身发力,“嗨!”的大喝一声,身上的绳子瞬间嘎嘣嘎嘣一阵乱响,断为碎片。 身形一转,刘子义的棍子堪堪从他的鼻尖前扫过。 “金龙卸甲!”邬平惊呼一声。 众人登时一片凌乱!林霄抖了抖身子,活动了一下筋骨,拱手道:“邬庄主,如果我要走的话,我想你们未必留得住我。 ”这是实情,邬平心中明白,眼前这人的实力,自己未必有取胜的把握。 看到众人沉默不语,林霄又转向刘子义沉声说道:“这位兄弟,你父亲并没有死!”一句说完,众人登时沸腾了。 “不,不可能,我爹是我亲自入殓的。 ”刘子义失声喊道。

邬平低头想了一会,缓缓说道:“这位少侠,你说这话,可有什么根据?”“您若不信,派人去把坟挖开,一看便知。 ”林霄这句话,可是惹了大祸。

邬平脸上登时笼起一层寒霜,手指林霄鼻子,厉声喝道:“你这贼子,好生歹毒,竟要我们去挖坟。 ”刘子义更是弯腰捡起大砍刀,对邬平说道:“舅舅,别和这厮废话了,待我宰了,去祭奠我爹。

”林霄顺手捡起刚才刘子义丢在地上的白蜡棍,拿在手里掂了几下,看似随意的轻轻一折。

咔嚓一声,胳膊粗的白蜡棍,应声断为两截。 如果是刚才的金龙卸甲还不足以震慑众人,那这一下,邬平等人可是完全呆住了。

“小子,所谓口说无凭,我们凭什么信你,倘若你骗了我们,又该当如何?”邬平手捻胡须,眯着眼盯着林霄。 林霄略作沉思,朗声道:“邬庄主,您可现在就派人前去现场验证,倘若真的有刘忠的尸首,我林二牛愿意自刎坟前谢罪。

”“好,我现在就派人去,但是在事情查清楚之前”邬平欲言又止。

他是想让林霄在这等着,可是也只得,如果对方真的想走,恐怕自己也很难留得住。 林霄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您大可放心,我林二牛绝不会离开明语山庄半步。

”“这位少侠,你我非亲非故,我也不知道你仙乡何处,这万一你不辞而别,我如何向我那死去的姐夫交代。 ”邬平这番话,倒是让林霄无从反驳。 说的也是,自己要是一抬腿跑了,他们还真无处寻找,毕竟自己连名字都是报的假的。 正在僵持直接,突然间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邬庄主,我来做个见证,如何?”大师兄。 林霄闻听,心中暗喜。 邬平倒是犯起了嘀咕,自己这明语山庄,费了多少的心血来打造安全防线,今日这是怎么了,前脚林二牛闯进来,后脚这又来一个。

话音刚落,院子正中飘飘然站着一人,一身青衣,倒背长剑,站在那里,不怒自威,浑身的气场给人十足的压迫感。

仔细看了看来人的长相,邬平觉得有些面熟,可是又一时间想不起是谁。 “敢问你是?”试探着问道。 “邬庄主,你好生健忘,在下复姓司马单字南!”司马南微笑着,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邬平瞬间脸色变了。 孤独剑客司马南,虽然有过几次照面,但是素来并未有什么深入的交往,今日到来,那必定是为了林二牛这小子了。

但是既然来到自己家门口了,自己也绝无惧怕的道理,想到这,他拱拱手答道:“原来是孤独剑客司马大侠到了,失敬失敬。

”“邬庄主,闲言少叙,请立刻派人前去查验,倘若刘忠未死,我倒要为林二牛讨一个说法。 ”就这一句话,邬平登时就冒出来一身汗。 展开阅读全文。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p3158.com情感专家-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