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第二零九四章迷雾重重

第二零九四章迷雾重重

  林毅晨把自己的手机接通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一看地区的标识是西北地区。

  只是想了一下自己刚刚来到这个地方,知道自己电话号码的人就只有,白天所遇到的那个女孩了。   林毅晨是迅速接通的电话。

  电话那端女孩的声音显得特别的惊恐,而且不断的在颤抖。   “林先生,求求你赶快回来,我刚刚发现了一个特别重大的秘密,赶快回来……”  这句话说完之后,电话那端便已经没有了声音,只剩下不断传过来的嘟嘟嘟的忙音。

  林毅晨我的心中万分紧张,不断的在电话这端说话希望,那边的女孩可以给予自己一个回应,可是,自己得到的始终只是沉默。   林毅晨这个心中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于是他一路飞奔而去,因为坐车还没有自己的速度快,而且在西北地区比较繁华,堵车的几率很高,他一边跑一边给那个女孩拨打电话。

  但是电话始终无人接通。

  林毅晨想起女孩在电话里面说的事情就感觉到不寒而栗,她说有一件特别重大的事情要告诉自己,这究竟是什么呢?  而且女孩声音里面所饱含的那种恐惧,绝对是受到了极为巨大的惊吓,所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林毅晨迅速的跑回酒店。

  田小雨看到对方一副气喘吁吁,而且满脸焦急的样子感到有几分好奇,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在自己的印象当中对方一直都是从容不迫的。   “我说你什么了?”  林毅晨没有回答田小雨的问题,迅速的冲上了楼上,而后来到早上,那个女孩的房间门口敲门。

  敲门的声音很大,可是女孩并没有开门。

  就在这个时候田小雨也来到了林毅晨的身边,用手拍打着他的肩膀。

  “我说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吗?能不能告诉我?说不定我可以帮你解决。 ”  “赶快把门给打开。 ”  林毅晨说完这句话之后,呆在边上的那个女孩上前一步,然后拿起自己手中的房卡,把这扇门给打开。

  当两个人进入房间当中的一瞬间,都是顿时站在原地目瞪口呆,他们显得有几分难以置信。   林毅晨看到眼前这一幕,背后传来一阵又一阵阴冷的感觉,他咽了一口唾沫,然后朝着女孩的尸体走了过去。

  自己还是来得太晚了,这个女孩现在已经死于非命。

  而且女孩死亡的方式跟昨天她丈夫的死亡方式一模一样,都是脑袋被别人砍了下来,而且五脏六腑被别人给挖走了。   呆在边上的田小雨,终于再也忍受不住,跑进厕所里面不断的呕吐出来,毕竟是一个女孩眼前这种情况让他无从招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在自己的酒店当中,已经连续两天发生这种案子了。   昨天就是因为在这里死掉一个人,所以有不少房客都已经搬出自己的酒店,如果今天这件事情传扬出去,恐怕酒店将会变得更加不堪。   林毅晨刚才明明就看到凶手,当着自己的面被别人给砍成了两半,可是为何现在这个女孩又以同样的方式,被别人给杀了?  林毅晨仔细检查了这个死亡女孩的伤口,发现跟自己之前看到的一些一模一样,这就足以证明一点。   这个女孩儿,很有可能是被同一个凶手给杀了的。

  林毅晨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一个相当恐怖的问题。

  在广场里面的那个怪物被人给杀了,这是自己亲眼所见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可是转眼之间这个女孩就死在了自己的房间。   那么这就只能够证明一点。

  凶手从一开始都并不只是只有一个怪物,而是有两个甚至是多个怪物,出没于整个城市当中。   之前有很多人去到西北广场之后就死于非命,被怪物给杀了,结果现在有人住在西北酒店里面,也一个接着一个死亡。   林毅晨在这一刻得到了一个特别可怕的结论。

  也许在西北酒店当中也隐  藏着一个一模一样的怪物,而且这个怪物的力量很有可能比西北广场那个怪物要更加可怕。   原因很简单。   西北广场所隐藏着的那个怪物,自己还能够探寻到它的气息,可是这个酒店里面的怪物,他连丝毫气息都无法察觉,这足以证明一点这个怪物隐藏的更好。   “你看她在床单上,到底写的是什么?”  林毅晨朝着眼前这个女孩的床单走了过去,发现在尸体旁边的床单上面画着一幅图案,在上面有一个圆,在这个圆下面又有无数的小点。   “这个图案应该是,她在临死之前所画下的,是想要告诉我们一些线索。

”林毅晨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

  林毅晨再一次回想,起来之前她在死之前给自己打过的电话。

在电话里面她曾经告诉自己说,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秘密要告诉他,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  还有之前那个怪物也曾经说过要有一个秘密告诉自己,结果他们两个人都要在全说那个秘密的时候被别人给杀死。

  这两个秘密到底会不会是同样一个?  “我们到底要不要告诉上面的人这个消息?”带在身边的田晓雨看着林毅晨说道。

  林毅晨直接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先不要把这件事情上报给上面,我就问你一个问题,这件事情上报给上面之后,你确定能够得到解决吗?”  田小雨听到之后陷入了沉默当中。

  这一次上面来了很多的人,就是为了要把这个问题给彻底的解决,可是最终,难道那些人都是有去无回。   如果说这一次告诉了上面的人图,除了徒增伤亡之外,恐怕再也没有任何线索。   “好了,你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再来观察一下,看能不能够发现一些线索。 ”  田小雨如蒙大赦,其实当她看到这具尸体的一瞬间,就很想迅速走出房间,只不过没有得到对方的命令和允许,他有些不敢。   如今听到对方给出这样的命令,她迅速便离开了这里,没做任何停留。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p3158.com情感专家-情感天地 All Rights Reserved.